所有栏目
289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为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一案的嫌疑人唐某某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2019-6-24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为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一案的嫌疑人唐某某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关于贵局正在侦查的

唐某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一案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申请人:梁克秀律师,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地址:合肥市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

电话:15205515866

申请事项:恳请贵局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唐某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事实与理由:

犯罪嫌疑人唐某某(以下简称:唐某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一案,贵局正在侦查中。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接受唐某某的委托,指派梁克秀律师在本案中担任唐某某的辩护人。

辩护人支持公安机关依法办案,打击犯罪活动,维护社会稳定,也明白应该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为当事人提供辩护,绝不是无中生有、为公安机关依法办案添加障碍。然而,辩护人通过会见唐某某,根据会见唐某某了解到的案情,认为本案与其他侵犯知识产权罪案件相比,有着一定的区别,可以考虑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故向贵局申请取保候审,恳请贵局依法进行审查,并予以回应。

首先,唐某某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的故意的问题

会见唐某某时,唐某某向申请人反映,詹先生与她联系,要求她为其加工上述标识时,她曾多次要求詹先生提供相关制造上述标识的授权手续,詹先生也多次向她承诺,他是有相关授权手续的,并答应将相关授权手续交给唐某某。唐某某过于相信詹先生,没有及时向詹先生索取相关授权手续就为她加工标识了,这是她的过错。

如果唐某某所述属实,那么她在加工注册商标标识时,主观上的态度不是故意,是过失,不符合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的主观构成要件,换一句话也就是说唐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的故意。关于这点,申请人恳请贵局予以核对是否属实。

其次,假设唐某某的行为构成犯罪,其在本案的情节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项、《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一项规定的取保候审条件

《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项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

……”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一项规定:“公安机关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可以取保候审:

(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

……”

根据上述规定可知,对于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可以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第一,唐某某的涉案金额属于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幅度内,这个量刑幅度包含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单处罚金)。

《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9号)第三条规定,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二万件以上十万件以下的,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二十五万元以下的,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通过会见,申请人了解到唐某某的涉案标识数量没有超过十万件,符合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条件,具有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单处罚金)的可能性。

第二,唐某某在本案中是从犯,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通过会见唐某某,申请人了解到的案情如下:在本案中,詹先生主动联系唐某某,叫司机将一些已经印刷有云南白药“创可贴”标识的纸板送到唐某某的工厂,唐某某利用“啤机”对这些纸板进行倒模,将其塑造成特定形状,然后,詹先生再叫司机过来将这些成形的纸板拉走。

由此可知:当纸板送到唐某某的工厂时,已经有“创可贴”标识印刷(制造)在那里;整个过程中,唐某某没有负责印刷(制造)环节,只是对他人已经印刷(制造)出来的含有云南白药“创可贴”标识的纸板进行加工,换一句话也就是说,唐某某只是参与了“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的这个流程中的其中一个次要环节,而不是负责“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的核心环节,因此唐某某在这个过程中仅起到次要作用,依法应认定为从犯。

申请人恳请贵局予以注意:在安徽地区的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通常也是将唐某某这种类型的被告人认定为从犯。

再次,唐某某具有高血压病,极其高危,将羁押在医疗条件相对较差的地方,可能会发生危险。如果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则可以使其得到及时治疗,体现了司法机关人性化执法的一面,也可以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详见附件:某某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诊断证明书》,附件:《出院通知书》)

综上,申请人特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关于“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代理申诉、控告;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提出意见”的规定,向贵局提出取保候审申请,恳请贵局予以批准及予以函复。

谢谢!

申请人: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梁克秀律师

2018.11.5